<object id="vzkbx"></object>
  • <sub id="vzkbx"><listing id="vzkbx"></listing></sub>

    <small id="vzkbx"></small>
  • <wbr id="vzkbx"></wbr>

      1. 當前位置:文化 >

        【守藝中華·錦繡中國行】楊陽:傳承傳統工藝需要兩條腿走路

        2017-11-17 17:56:50    中華網文化  參與評論()條

        對楊陽教授的采訪過去幾日了,一直不知該如何下筆寫這篇采訪稿,原因并不是因為所談所講過于學術導致外行的我們聽不懂,相反,正是慶幸自己聽懂了,但能否將其所談所講消化吸收,再提煉成文、呈之于眾,我心里沒譜。

        這種感覺恰恰和我們此次對話中所談及的各種狀態頗有類似,其中不乏傳統手工藝學科的建設緣起,非遺保護過程中所出現的困難、問題,還包括當下文創產品的衍生思路等等,其中,都暗含著一系列探索、發現、理解、創新的過程,或者可以直白點說,大家都在摸著石頭過河。

        2017年10月1日,楊陽教授在"北京國際設計周"活動上分享個人見解

        2017年10月1日,楊陽教授在"北京國際設計周"活動上分享個人見解

        摸索中前行前行中進步

        從農耕文明向工業文明轉型的進程中,伴隨著社會的轉型、生產及生活方式的轉變,依附在農耕文化上的大量民族、民俗文化正在退出歷史的舞臺。正因如此,業內人士曾一度將搶救“非遺”的緊迫性比喻成是和時間、城市化、全球化速度賽跑。

        “不管是從意識上還是行動上,我們國家對于這個問題的反應都不算早。”在楊陽看來,如果說把2001年昆曲藝術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布為“人類口頭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”理解為現代意義上的國內非遺保護工作開端的話,2005年韓國“江陵端午祭”申遺成功,則全面燃起了國內民眾對非遺的熱情之火。“現象本身很值得我們反思,但不管怎樣,人們對非遺的認知慢慢在擴大,從國家層面上,也經過幾年的努力于2011年頒布實施了《非遺法》,只是在這份綱領性文件的背后,具體到執行細節和貫徹落實方法,一路上也是困難頗多,一直處于摸索著前行的狀態。”

        2017年夏,在河北廊坊考察傳統手工織毯。

        2017年夏,楊陽在河北廊坊考察傳統手工織毯。

        因為所教專業為中國民間傳統藝術,工作中也常與政府部門合作進行非遺保護的推進工作,楊陽對其中遇到的困難感觸頗深。“從官方層面來說,最大的難題是專業人才的缺失,只能依靠各層級文化干部從頭學起;民間層面雖然從較早開始就有一批學者,包括人類學家和民俗學家,或從藝術創作角度、或從教學科研角度來推動這項工作,但過程中坎坷重重。”

        究其緣由,楊陽覺得這跟不同歷史時期的社會狀況有著直接的關系,“解放以后,西方教育似乎占據了我們的教育主線,從上至下對民間文化的態度都存在被低估的現象,加上特殊時期對人類學和民俗學等學科研究所造成的影響,這些都大大阻礙了這一領域的發展。”

        實際上,楊陽的父親楊先讓先生便是其中“早期推動民間傳統文化研究學者”中的一個重要成員。1981年以后,楊先讓受當時美院院長江豐之命協助組建中央美術學院年畫、連環畫系,1984年又將該系改建為民間美術系,還曾于1986年至1989年,出入黃河流域十四次,潛心考察民間藝術,將二十余萬字的記錄整理出版成《黃河十四走》,開出了一條搶救民間藝術的新路。

        2017年夏,楊陽在江西考察夏布生產現狀

        2017年夏,楊陽在江西考察夏布生產現狀

        “父親本身是學油畫的,之前是在美院的版畫系教學,所以起初組建年連系(年畫、連環畫系)的時候,他也是摸不著方向的,但在之后的幾次出國訪問里,他發現恰恰是這些最傳統的東西才是國外最希望了解的中國文化,隨著了解的深入,老人家在民間藝術上投入的精力和感情也越來越多,在他們那批老學者的帶領下,民間美術系也對中國傳統民間藝術做了大量的田野調查和研究,同時也培養了一批如今活躍在大眾視野里的專家、學者,比如韓書力、呂勝中、喬曉光、宋學偉……可以說是當下研究傳統民間藝術的中堅力量。”

        以中堅力量的專業研究打底,加之政府越來越大的扶持力度以及社會各界關注度的增加,不管是在學科建設上,還是保護與傳承上,楊陽都覺得在向更好的方向發展。“但是具體到方式方法,還是前面說的,都在摸索。大方向是好的,不能說哪條路絕對正確,哪條路絕對錯誤。我們在教學過程里也在不斷總結經驗,尋找一個雙贏模式。”

        兩條腿走路穩步最重要

        因為工作關系,楊陽認識了很多民間手工藝人,也接手過很多關于民間藝術的培訓課程,最常被這些藝人們問及的問題就是,培訓之后以后的路該怎么走。這點在楊陽看來,可以算是當前民間藝術以及非遺傳承之路上所面臨的普遍問題,其中涉及到傳統與現代、藝術與市場、傳承與創新等各項關系的平衡法則。

        2017年11月,楊陽為"國家藝術基金項目"四川理工大學美術學院扎染培訓班授課。

        2017年11月,楊陽為"國家藝術基金項目"四川理工大學美術學院扎染培訓班授課。

        “過去中央美院也會請民間藝人進校園,但是身份是教學者,請過來給學生們上課,學生們通過學習、吸收民間藝術里的精髓,之后融入進自己的創作當中。當下的培訓我們也要堅持這樣一種思路,從學校的角度講是在尊重、吸收、學習的基礎上與其互動教學,從民間藝人的角度講,是來學校開拓眼界,提高文化素質和藝術修養,從而擴大自己的創作思路。”摸索實踐下來,楊陽覺得,這種互利雙贏的模式,才能更好的推動傳統文化的發展。

        而對于藝術與市場如何平衡上的迷茫,楊陽也給出了自己的見解,“歷史的車輪注定滾滾前行,所以我們必須允許傳統為適應當下而有所變化,如何適應,我覺得可以‘兩條腿走路’,一條腿為生存、為市場,借助機工也好、批量化生產也好;另一條腿,用市場化得來的資本去精雕細琢這項技藝最本真的、有感情附加值的面目。”

        在楊陽的理解里,這兩條腿實際上都在向傳承邁進,第一條雖然更加活態、更加偏于市場,但是以最具代表性的文創衍生品為例,追蹤溯源都能找到工藝原本的影子。第二條則更加直接,在守住傳統的基礎上,授徒傳藝,將工藝最本真的面目傳承下去。

        “就好比人走路,兩條腿相輔相成才能走好,不能著急,著急會摔跟頭。”對于市面上的文創衍生品,楊陽說自己一直在觀察、研究,有做的很好的,但也有不少既無工藝美又乏實用性,“所以,我們常說這件事情是緊迫的,但它又是急不得的。一定要把握好前提,那就是領悟傳統工藝中的精髓,之后再將其融入進當下所需。在這上面,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”

        2017年10月,楊陽參加清華大學"張仃百年誕辰紀念活動

        2017年10月,楊陽參加清華大學"張仃百年誕辰紀念活動

        遇到著急冒進的學生,楊陽常拿原中央工藝美術學院(現清華大學美術學院)院長張仃老先生設計制作《哪吒鬧海》的例子鞭策學生和提醒自己,“數不清看了多少遍,每看一遍都會有新發現,哦……這個畫面借鑒了紅綢舞,這個是民間年畫,那個是敦煌壁畫,這塊又是戲曲臉譜和戲曲的結合……得花多少時間研究、消化才做出來的啊,所以說,經典都是這么來的!”(采/楊紅軍 文/段穎)

        人物介紹:楊陽,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文學博士,現任清華大學教授。授課:《中國民間傳統藝術專題》《中國民族傳統服飾文化》《中國版畫史》課程。發表《中國民間藝術--剪紙》、《中國鄉土藝術》、《黃河十四走--19世紀80年代民間藝術考察》等諸多論文、論著、作品及科研成果。

        其中,《黃河十四走》是一本以畫家的文化考察筆記為線索的整個黃河流域民間藝術(美術)圖集,是作者楊先讓和楊陽在20世紀80年代14次率隊考察黃河流域民間藝術所做的工作和取得的結果。

        (責任編輯:段穎 CC004)

        相關報道:

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
         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色五香五月婷婷